*ST华映(000536.CN)

退市边缘的华映科技能否重生?

时间:20-07-27 16:18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退市边缘的华映科技能否重生?

近日,2020中国(上海)国际显示技术及应用创新展落下帷幕,显示面板产业的新一轮竞争和洗牌还将继续,大厂们大举全线覆盖,小厂们寻求差异化发展。

华映科技正在背水一战,欲盘活资源重整面板和模组业务,在此次展会上,华映科技旗下的核心公司华佳彩就展示了6款自研金属氧化物半导体技术的显示屏。

但眼下情况并不乐观,7月14日,华映科技发布了2020年上半年业绩预亏公告,上半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5亿元-7.5亿元,与去年同期的亏损7.12亿元相比,下降5.40%-增长8.65%。

华映科技在2018年及2019年分别出现了49.66亿元和25.87亿元的净利润亏损,公司股票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ST)。如果公司2020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继续为负值,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公司股票将自2020年年度报告公告之日起暂停上市。

这一切的起因要追溯到2018年,当时控股华映科技的中华映管出现了严重的债务危机,到了2019年,中华映管宣告破产,关联的上市公司华映科技首当其冲,陷入供应链和财务泥潭。

如今,业绩有所好转,但仍在退市边缘的华映科技能否重新振作?

华映科技总经理胡建容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2020年1-6月份(华佳彩)销售收入同比增长了2.6倍左右,下半年业绩还会进一步好转,政府补贴还有4.4个亿,现在有序经营的能力基本上具备了。”

中华映管的“蝴蝶效应”

“去年7月份我上任,之后卖了一个公司、关停了一家公司,华映光电的人员都做了支遣。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新公司,原有的业务归零了,”胡建容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忆道,“原先的亏损其实是核心业务85%以上直接停摆,40多亿的销售收入说没就没了。”

一直以来,华映科技主营液晶模组(LCM)产业、盖板玻璃产业、面板产业。其大股东中华映管的主要业务为液晶显示面板,主要的液晶面板生产线包括中国台湾龙潭/杨梅的一条G4.5及G6生产线,以及间接持有的中国大陆福建莆田的G6液晶面板生产线。

群智咨询数据显示,在2018年,中华映管产能在全球G6(含)以下Asi LCD面板产能中占比为6.8%。其主要产品包括智能手机显示面板、平板电脑显示面板、车载工控显示面板,产品结构以中低端为主。

然而,台湾地区的产线在2018年底就已经基本停产,2019年彻底破产;福建的G6代线便是华映科技旗下华佳彩的产线,2018年和2019年华佳彩分别亏损了16.73亿元、18亿元。

曾经在台湾数一数二的中华映管,引发了面板产业的蝴蝶效应,华映科技直接面临经营困境,液晶面板的格局也随之而变。

胡建容告诉记者:“中华映管的破产,导致华映科技主营业务全部停摆(面板来自中华映管),原来超过40%的主营业务是车载前装显示模组。倒闭之后我们没有面板资源,而华佳彩2019年时还没有资格去做面板的认证,我们要去找新的公司。”

“但是基本上车载面板厂对我们都是关门的,或者开很高的价格,因为在他们看来,我们拿货只有一年的时间,接下来迟早还要进入这个市场,他们就会觉得为什么要培养一个竞争对手?”胡建容坦言道。

当时中华映管加上华映科技是全球第7大车载面板供应商,中华映管的停产直接断送了车载面板业务。胡建容谈道:“2019年上半年5个亿左右的车载模组的存货,做完就没有了。还有一个亏损源,当时进货都是针对车载,零部件和配件基本上都成废品了。模组是和面板强相关的,这一部分的跌价损失是非常高的。”与此同时,华佳彩还在产能爬坡期,其他业务单元都在投资,还没产生效益。

因此,在胡建容看来:“这就是一个新公司,原有的业务归零了。相当于重新创业,所有的都要重头再来。我们把华映科技理解成有一个相当长经营周期的一个新公司。”

如何扭亏?

但现实是,原先车载相关的业务,华映科技短时间内没有办法恢复,“前装认证最少需要24个月,严一点36个月,所有我们才说,以手机为主,还有商业显示等业务,这些是我们目前的重点,今年的重要任务就是扭亏为盈。”胡建容分析道。

为了扭转业绩,首先,华映科技进行了业务重心调整,从车载模组往普通商显和手机面板、模组业务转型,希望围绕着华佳彩的产线,以“大面板+小模组”的的方式来改善经营。据介绍,盖板领域,华映科技有两条生产线,基于良率原因导致盖板生产线停产阶段,正在攻克生产过程的问题,也正在和国内相关公司做验产动作,明年计划投资盖板的第三条产线。

其次是提升模组营收和面板盈利能力。一方面,IGZO显示技术更高端,可以提高面板盈利,而成本和Asi面板相差无几。胡建容说道:“6代线产能目前每月30k,去年9月以来面板稼动率和良率都超过90%,目前在满产状态。整条产线的销售收入(一年)基本上16亿左右,随着技术提高,使用IGZO技术、售价可以再提高10%、甚至15%。我们希望到2021年IGZO产品在面板里能够达到50%。”

他还表示,华佳彩以IGZO金属氧化物作为发展方向之外,也计划进军可穿戴OLED屏幕,规划2021年能够生产手表大小的OLED产品。这也意味着,华佳彩计划往高端市场发力,来增厚利润。

另一方面,华映科技规划扩大模组产能,带来更多营收。胡建容向记者算了一笔账:“面板和模组的收入比是,1块钱的面板变成了模组会值4块钱,我们希望未来最迟到2021年,模组能够消化到总产能的50%,16个亿的模组产值消耗一半,就有32亿元的规模,两者相加就有48亿元营收,实现这个目标有困难。”

在客户拓展上,胡建容介绍道,目前华映科技手机方面有三星、华为、传音、联想、中兴、诺基亚等客户,平板方面正在向国内外两家平板巨头送样。

同时,华映科技一直在重整盘活资源,“与面板和模组非关联的部分基本上都会关停并转。也会收购和我们业务有关联的公司,不排除收购一个模组厂,或者和现在客户比较重叠的标的。”胡建容向记者透露道。

“华佳彩到上半年,其经营现金流已经是转正了,就是如果扣除折旧的话,它的报表是正的。现金流转正,对华佳彩来说有重要意义,我们的永续经营存在了非常坚实的资金基础。”胡建容表示。

接盘和洗牌

除了业务上的重整,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是资本,谁来为华映科技、华佳彩继续注入粮草?

今年6月初,华映科技发布公告称,福建电子信息集团将以债转股方式接手华映科技1.53亿股流拍股权,且或在下一步承接尚在司法变卖阶段的1.30亿股,并因此成为华映科技的实际控制人。

截至公告日,福建电子信息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华映科技4.13亿股,持股比例为14.94%,如若承接上述司法流拍股权,持股比例升至20.47%,若进一步通过司法划转4.69%股权,持股比例将提升至25.16%,届时福建电子信息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将超过第一大股东华映百慕大所持的14.63%股权,成为华映科技实际控制人。

不过,承接还需要经历申报审查等程序,目前仍存在不确定性。胡建容也表示,福建电子信息集团此次豁免了原来不做债转股的承诺,不排除接盘公司的可能,但目前受益权转让还存在时间上的不确定性。

而福建电子信息集团的实控人为福建省国资委,若最终控股,华映科技将成为国有控股公司。华映科技的华佳彩第6代面板项目一期总投资额120亿元,是福建省“增芯强屏”的重点项目之一,为推动项目实施,2019年初福建省国资委控股的海丝股权投资已经向华佳彩增资6亿元。

接下来华佳彩还规划拓展新产线,整体来看华映科技还面临着资金的难题。同时,华映科技和第一大股东中华映管(百慕大)股份有限公司的诉讼还在继续,此前华映科技已向法院申请将诉请金额追加至30.29亿元,最终能够赔偿多少还未知。

北京迪显总经理崔吉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首先面板作为资本密集型行业,没有资本就不能投资新设备对产品进行升级和迭代的话,未来无从谈起,所以目前来说资本方是最重要的。

其次,在有资本投入的前提下,还要熬一段时间,因为资本转化为生产力,最快也需要1-2年的时间,这段时间要对未来的技术和产品有准确的定位的布局,比如LCD之外的AMOLED、屏下摄像头等等。最后,资本到位、再加上准确的产品和方向把握,以及运营效率的提升,2-3年之后有重振的可能,但之前的苦日子是不可避免的。

从整体面板市场来看,近年来产业还在不断的洗牌,伴随着日本、中国台湾地区的一些企业出现萎缩,中国大陆的产能迅速增长,并挤进了更多终端产品的供应链。在不景气的年份里,资金、技术稍有差池,就会处于被动态势。

而中华映管也是大趋势下的一个缩影,台湾地区液晶面板产业一度形成由友达光电、奇美电子、广辉电子、中华映管、瀚宇彩晶等组成的“面板五虎”,五虎之一的中华映管也被称为称“显示器的黄埔军校”,如今退出市场。

今年下半年以来,面板的行情有所好转。胡建容称:“目前(液晶)面板价格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0%到15%,整个行业已经进入了回暖状态。”但是,暖意持续多久尚不可知,随着三星、LG退出液晶市场,转向OLED等新型显示技术,更激烈的角逐还在上演。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